写作的零度即生命的起点,写作由之出发的地方即生命之固有的疑难,写作之终于的寻求,即灵魂最初的眺望。

写作的零度即生命的起点,写作由之出发的地方即生命之固有的疑难,写作之终于的寻求,即灵魂最初的眺望。

愿无岁月可回头(一发完)

*奇怪的想写第一人称试试
*真的是昊健
*全是瞎编

*520快乐 纪念一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打从有记忆起,我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这胡同儿的小院儿里了。平时一般都是爷爷接送我上下学,偶尔我也会自己回家,顺便在路上偷着摸的吃一根冰棍儿,就能开心一整天。

这天是下发成绩的日子,我倒是不紧张,只盼着早点放暑假。班主任是个慈祥的老太太,从来不发脾气却把我们班管的服服帖帖。连隔壁班的张狗蛋儿(他奶奶天天这么喊他)都说想当我们班主任的学生。我对自己也没什么要求,及格就行了。老太太夸我这次成绩有进步,奖励了我两朵小红花。

终于放暑假了。满脑子都是出去丢沙包跳皮筋儿。我回家找爷爷奶奶,发现一点儿动静也没有,不过住胡同儿...

多可爱啊我们大成儿

狗狗酱酱酱酱酱:

社会我眉哥   人怂话还多🌚

【晋洪】食罪荆棘(剧场?)

我的妈哭出声!!!!!!甜的我眼泪都要下来了!!!!晋洪小心肝儿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
WHITLEY:

我靠啊啊啊啊啊啊我刷出了什么!!!!!!能!!!!!!!!!!!

(狂奔!!!!!!

我爱他们我爱他们(泣不成声


不朽: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 一颗糖



 



感觉自己可能都忘了上一次写文是什么时候,感觉是捡不起来了。找不到之前每天刷十几...

小赵医生勾的我魂儿都飞了

天唱魔音:

在LOFTER上我最敬佩两种人——不加任何标签作品热度也能上百的人;文字无人问津却依然坚持写作的人。

前者,实力不需炒作;后者,前进不需掌声。

《我就服你》-4

*存

这顿饭吃的很是愉快。林松达获得了味觉上的满足,森党听他说上次的外卖都被熊良吃了,为了补偿他,大半盘虾肉都进了小祖宗的肚子,而自己盘儿里只有堆成小山的虾头虾皮。

对罗一曦和唐珊谷这俩小姑娘,他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,从她俩嘴里总能冒出来奇奇怪怪但是很有趣的话。还知道了常常去丛林观察动物的唐珊谷,是个怕晒黑的人。森党觉得和她们聊天特有意思,她们绘声绘色的讲述着那些好笑或者尴尬或者稀奇古怪的事情。林松达就负责埋头吃饭,偶尔频道接上了就笑两声。话不多一方面是因为饿,另一方面是森党不停的给他夹菜。

说到劲头儿上罗一曦还要了一瓶白酒,和森党你一杯我一杯来来回回谈笑风生。罗一曦有点醉了,拉着森党的手语重心长的跟...

有一堆乱七八糟感情丰富的话,不知道怎么写,也不知道为谁而写。脑海里总是闪过各个面孔,甚至还有从没见过的脸,都交织在思路里,什么都写不下去。意识里是个很虐的故事,有些血腥和极端。唯一一句可能就是 “沾满鲜血的双手还能再去拥抱你”。我不清楚这是个关于谁的故事,而清楚的是,我想写又写不出来。

《我就服你》-3

森党和乔裴是发小儿,关系倍儿好,后来上高中才认识的楚简温。叶北又是楚简温异父异母的亲弟弟,就他年龄最小,大家还特宠他。除了成天混日子,打个架泡个妞,就是整他那个小乐队。


这几位都不用说,一看就是酒吧的常客,来的勤的就差给老板入股了。前段时间忙着北满堂分店的开业,楚简温在医院又带实习生做手术,哥儿几个也没好好聚聚了,今天一见,森党这是有情况啊。


“哎呦,这人谁啊怎么笑成这样?”乔裴打趣道。


森党收起手机:“得得得,甭瞎猜了,什么情况都没有。”乔裴和楚简温偷着摸的挤眉弄眼,谁信他的鬼话啊。


叶北把酒递到森党面前,挑挑眉:“...

*存档一下 以后有机会的话找大大来画出来
*内心一度十分柔软

来写一段文字形容一下今天地铁上遇到的两位小姐姐吧 她们上了车厢 颜值和身材都是引人注目的(是我觉得好看的那种)我就多看了几眼 她们两个都站在我前面 一个背对我一个面对我 面对我的小姐姐头发很长很直 至少比我长比我直 有一点点棕色 反戴着个酒红色的棒球帽 左边的耳朵上戴了两个小的银环 上身是牛仔外套或者黑色夹克 有些记不清了 斜背了一个大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包 下身是牛仔裤和沙漠靴 即便是长头发 也还是很帅 长得很好看 好看的不柔弱不娇气 背对着我的小姐姐 穿着长的风衣 很合身 身材很好 里面是条连衣裙 下面穿的小皮靴子 头上还带了大帽檐的...

1 / 8

© 是阿翛啊 | Powered by LOFTER